【TF/漂翼】无题短打(未完)

临时起意一个没什么含义的短打,还没写完,因为我只想到了这里而已!

有缘再想起来就……有缘的话……

——


死锁讨厌这个新水晶城。


他讨厌这里的井然有序,他讨厌这里的安宁和平,他讨厌这里的桃源梦乡。而他最讨厌的是……


“这里不是赛车场,禁止超速。”


死锁咬牙切齿,高速跑车直冲新水晶城的骑士,瞬间变回人形飞扑袭向飞翼,准备一击必杀——不出其然,一个天旋地转,死锁还没反应过来,已经被摔出数米远,趴在地上动弹不得。


“稍有进步。”飞翼收回过肩摔站姿,整个动作行云流水,刀仍旧寂静藏于鞘中。“但还是有勇无谋。”他挥挥手,转身离去,留下明显不甘心但又无处可泄怒气的霸天虎。


死锁猜想他被没收的枪里一定还有最后一发子弹,留给飞翼。他踢完旁边的电线杆成功破坏公物后,鼻翼内小排气扇转得飞快,喷出好长一口气后,才愤懑跑走,借极速飞驰冲刷温度飙升的浑身能量液。


他最讨厌的是这里一位名叫飞翼的骑士。


 

死锁在新水晶城的一天很是平凡。早晨,从安稳的充电中开机,能量充沛,窗口有柔和的白光映入,就差个随风飘扬的窗帘布。他无可去之地也无事可做,唯有跑到大街上到处游荡,听三五成群的人们打招呼闲话家常。等他钻遍大小角落后,大概就已经到了中午,此时,飞翼必然会准时出现,将霸天虎像拎鸡仔一样夹回训练场——不论死锁躲到哪儿。


中午开始,死锁就会开始和飞翼对打。飞翼向他承诺过,只要打赢一次,就能取回一样所属物品,三次,就自然有条件离开新水晶城的监护。当然,两把枪一条钥匙,至今仍乖乖呆在飞翼房内。


直到黄昏被暴揍完毕后,死锁会重新拥有自己的休息时间,等到飞翼处理完公务,大概已是夜幕,飞翼会再次揪好鸡仔,倒不是回房充电,而会把死锁带去不同地点,什么都不干,单纯坐坐。


比如今日,他们来到新水晶城边沿一个洞穴,往外便是重新回到这颗星球表面的路,抬头虽隔着能量屏障,但仍能从上方穴口隐约窥见星空。


“至今这里还是不合你心意?”飞翼闭上光镜,盘腿甲而坐,背后大剑被放到膝盖装甲上,与地面成平行线。“你还是不愿意接受新水晶城吗,漂移。”


死锁冷哼出声,指向数步之遥的出口,坐姿恣意不羁。“放我出去就告诉你。”他现在该做的事是继续找方法干掉乱世枭雄,重新浴血战场之中,而不是留在这鸟不拉几的什么破水晶城,无所事事,或是等待……


飞翼叹气,睁开光镜。“漂移,不要习惯屏蔽内芯。”新水晶城可是一座城市,不是一座牢狱,想从这儿出去,有千万种方法,漂移也绝对有能力一去不返。“我了解你……”


“你了解我个炉渣!”


对,他最讨厌的就是飞翼一副能看透他的嘴脸。“你了解个什么,了解我是个霸天虎?了解这里就是我一直寻找并为之奋斗的栖身之所?别开玩笑了。”新水晶城的一切都令死锁作呕,让他不适,使他不安。“我告诉你,拒绝的人可不是我,是新水晶城!”


一切,一切都与他格格不入。


他窜遍大街小巷,没有沉溺摄取虚拟现实而倒在一边死机昏厥的流浪者,也没有可以让他出售高速跑车形态的牟利非法医院,更没有在他濒死之际会将他从绝望边沿拉回来的老好人。这里有的,就只有安宁。所有人井然有序,和善地对他打招呼,学术科技得以保留发展,人们不再佩戴不同标志,不再有恨戾,不再需要争夺。


新水晶城没有战争,所以不欢迎霸天虎。


所以不欢迎死锁。


洞穴外头的星空很是闪耀,高能粒子和原子碰撞出的极光穿透屏障,淡淡一层打到死锁肩甲上。“是的,我输给你们,我输给新水晶城了。”


这个地方过于高尚,怎么能双手沾满鲜血的人踏入。


飞翼站起,与死锁平视,金黄耀眼的光镜下情绪难以读透。“你过分执着于胜利了。”


“想赢有什么不对。”死锁眯起光镜,“为目标而去奋斗,为信念而去战斗,我有自己非完成不可的理想,因此披荆斩棘,在所不惜。”回忆碎片在逻辑线路反复闪现,死锁垂下的手紧握成拳。“靠自己双手赢取迈步圆梦的机会,这有什么不对。”


只要我够强,只要我战无不胜,这条道路便会一直为我开启。


“真的是这样吗。”飞翼问。他站前一步,彼此头雕仅差数毫米便会碰撞,“那我问你。”


为什么你现在的表情是迷茫?

 


飞翼首次在城市内接走漂移时迟到。


“今天我们不去训练场。”他道,变形将漂移带往平常相反的方向。“你知道为什么明明顶天者要求我和你形影不离,时刻监督你,不允许你和民众接触,我却没那么做吗?”


为什么今天不打的质问被吞回火种内,“因为你是个忠实诚信的骑士。”死锁思考回路随路线转了个弯,随口敷衍回答,想把前面的飞翼刮掉漆的想法时不时浮现他脑膜块中。


“多谢夸奖,你还是第一次夸我。”飞翼哈哈笑出声,似乎芯情不错。


你不仅忠实诚信,你还芯大得无药可救。死锁差点就忍不住冲动上前刮花飞翼的漆了。


“还记得我之前问过你,霸天虎,你想要破坏一座平和,人人得到关怀的城市吗?我想,你得自己亲身去体验,才能做出选择。”飞翼停下,变形,徒步走入一条小巷。“我不希望你花尽毕生和性命都在寻找的事物,实际放到你面前时你却拒之门外。”他拉下一道闸门的控制装置,示意漂移入内。


死锁狐疑,略微不愿不就,但在对方坚持下只好向暗影走去。


“也许你说得对,我并不了解你,我既不知你的过去,也不清楚你为何而战。”飞翼跟着一起走入,关上门,亮起灯,整个房间在两人面前一览无遗。


“这个答案,只有你会知道。”

 



——


TBC。

评论(1)
热度(16)

© 千翔Avaritia | Powered by LOFTER